恒天然拟出售所持贝因美股份,昔日战友成对手抢食餐饮渠道?

   20:14

  来源:南方都市报

恒天然拟出售所持贝因美股份,昔日战友成对手抢食餐饮渠道?

  今日(8月7日),“貌合神离”已久的恒天然和贝因美终于官宣“分手”,而不久前,贝因美也宣布进入餐饮渠道,这对昔日朋友或许就俨然变成了对手。南都记者留意到恒天然此次出售贝因美股权的回应中,把与贝因美的合作称是“一个令人失望的合作”,而贝因美方面表示尊重对方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恒天然的抛售并未影响贝因美股价,今日,贝因美盘中快速上涨,5分钟内涨幅超过2%,最高涨幅5.26%,下午收盘,报收5.11元,涨幅3.44%,成交金额为5766.0万,且这是8月以来贝因美股票首次上涨。

  对于此次恒天然出售股份态度、未来投资者引入规划、进入餐饮渠道布局目的等问题采访,截止发稿,贝因美未回复记者。

  恒天然考虑出售贝因美部分股权

  恒天然回应中指出,恒天然首席执行官 Miles Hurrell表示,这一决定是恒天然改善业务表现的三点计划的一部分。“这个计划之一是对公司当前的业务进行全面的复核,作为复核工作的一部分,我们重新评估了每项投资、主要资产和合作伙伴关系,以确保它们仍能满足公司现在对业务发展的需求。” 他指出,“我们对与贝因美的关系进行了战复核,这是一个令人失望的合作。”

  该回应还透露,恒天然复核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将安满在中国的分销重新纳入恒天然的管理体系,同时,还结束了与贝因美在达润的合资企业,回购了贝因美在澳大利亚达润的股份,Miles Hurrell表示,“我们也与贝因美签订了一份为期多的原料产品采购协议。目前我们双方的合作关系仅限于我们在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且现在我们仅视其为一项金融投资。”

  恒天然方面还透露,公司已与一些机构就可能出售其在贝因美的全部股权进行了沟通,但到目前为止,还尚未有结论。因此,恒天然现正考虑出售部分股权。根据当地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要求,恒天然需预先公布其出售意向。恒天然方面强调,中国永远是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贝因美回应:尊重所有股东选择

  对于恒天然的退出,南都记者给贝因美发去邮件采访,截止发稿暂未回应。但记者留意到,新京报报道,贝因美董事长谢宏回应称,“尊重所有股东的选择决定,公司对此持开放态度,关键在于股东认同贝因美的战略、认可贝因美的价值。”

  谢宏今天的话也是很“内涵”,今年5月,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引入恒天然是其最后悔的两件事之一,他表示,中外企业理念差异巨大,恒天然的决策效率低下,无法真正理解中国消费品市场,反而拖累了贝因美。

  恒天然和贝因美的合作要追溯到2014年8月27日,当时双方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15年3月16日,恒天然通报已经完成了对贝因美的部分要约收购,将收购后者18.8%的股权,在撇除交易费用后耗资约34.64亿元。当时,贝因美发布的恒天然要约收购结果公告则称,贝因美希望引进一名乳制品行业的全球战略投资者,以进一步增强其业务,引入恒天然做战略投资者,正是看中其在全球牛奶和乳制品采集、加工和销售方面的优势。

  然而,双方蜜月期并不长,让双方关系“恶化”似乎是源于贝因美业绩下滑,2016年贝因美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8.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869%。2017年,恒天然则对贝因美的投资减记1.685亿元。2018年1月22日,贝因美下调了2017财年的业绩预期,预计2017年全年亏损8亿至10亿元,恒天然当日回复:“深感失望。”2018年3月21日,恒天然对贝因美的投资减记18.39亿元。

  除了对贝因美的投资减记,恒天然对贝因美不满的信号还有2018年初,恒天然因不满亏损,欲逼宫贝因美创始人谢宏,并购贝因美实现完全接盘的传闻。当时恒天然回应传闻不实,但也公开声明对贝因美的业绩表示“极端失望”。2018年4月,贝因美拟将旗下豆逗公司100%股权让渡给瑞祥实业,更是遭到恒天然系董事朱晓静和蒲瑞安的否决。今年3月22日,贝因美公布恒天然大中华区总裁朱晓静退出公司董事。

  这边恒天然不断公开称对贝因美失望,那边贝因美也反击,除了谢宏的“后悔说”,贝因美还在2018年12月,引入国资背景的长弘基金,持股占公司总股本5.09%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此举被外界解读是贝因美有意施压恒天然退出。

  昔日朋友变对手抢夺餐饮客户

  对于恒天然的举措,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指出,此次分手对双方来说都是非常遗憾,尽管投资贝因美失利,但近十年来,恒天然在华获利几百亿,且目前其业绩在华增长不错,同时,对贝因美来说,“分手”一是提供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的机会,强化公司融资渠道;二是公司的经营发展可以保持独立性。“此次分手,恒天然有三个失望:一是投资失误计入损益造成恒天然在华利润下滑;二是通过与本土企业合作大力推进自身高附加值产品在华发展行不通;三是推进企业本土化发展,从而进一步规避市场及政策风险”。

  分手后,恒天然、贝因美才能做朋友吗?南都记者注意到,仅在餐饮渠道,这对昔日朋友就变成了对手。在今年4月,南都记者在对朱晓静的一次采访中,她介绍称,作为旗下四大业务之一,餐饮业务是恒天然第二大收入来源,仅次于原料,也是近年增速最快的业务之一。“恒天然旗下安佳品牌芝士已经在国内比萨市场占比超过50%,烘焙用奶油、黄油市场占比接近50%,奶油在饮料市场占比约90%”。

  而且恒天然将继续加码餐饮业务,旗下餐饮品牌安佳已启动“中式餐饮西式融合”战略。“一二线城市逐渐饱和,三四五线城市是我们的未来重点发力市场。”朱晓静如是说。

  同时,南都记者也留意到,贝因美今年5月注册成立子品牌贝佳满(安达)乳业集团,并于近期在市场上推出了全系列产品,包括液态奶、淡奶油等,该公司产品并非针对C端客户,目前主要向餐厅、酒店等B端客户供货。

  采写:南都记者 黄芳芳 实习生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贝因美

  恒天然

  朱晓静

  谢宏

  南都

  阅读 ()

达到当天最大量